我不是药神 我是靠“药”维持工作的程序猿

《我不是药神》这部电影火了。

血淋淋的真实在眼前撕裂开来,上映一天直接破3亿的成绩

每一个人都想活着,想用尽全力地好好活着。

陆勇在34岁时,查出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,他吃了两年的抗癌药,花费56.4万元。

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是根据他的真实事件改变,可和影片不一样的是:仿制药这件事,从头至尾都不是为了盈利。

当他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抗癌药价格低廉又疗效相当的时候,他开始进行代购并且帮助与他有类似经历的白血病患者。

可他也因此被捕,1002名癌症患者在联名信上签字为他声援,他重获自由

因为他从头到尾做的是救赎,救自己,救别人。

不生一场大病的话,你永远不会明白。活着到底有多难?

你会发现:在钱面前,可以做任何事,在命面前,可以付出所有的钱。

有人说,“这辈子最害怕的是生病,最抗拒的地方是医院,最不想看到的人是医生。”

不是因为胆小,而是根本就“不敢病”

说到底,“不敢病”是我们面对病魔最卑微的姿态。

如果有一天,得了绝症,救命药4万一瓶,需要终生服用,那吃还是不吃?

吃,一套房会被吃掉,家人会被拖垮;

不吃,死路一条。

有些人光着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,可还有些人,竭尽全力也不一定能活

但他们依然对活着这件事怀抱热望。

身患白血病的吕受益,因为想要努力地活

他找程勇买“假药”,他坐在医药公司门口抗议,他看着买不起药的病人往医药代表身上扔屎,他轻笑着往嘴里塞饭!

是无声却更有力的抗议,吃不起药,治不起病的现实比屎还不如,可还是要笑着去面对。

可他最后还是死了,他看着守在自己病床前的妻儿,再瞧瞧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,不连累是他能想到的最好也是最后的爱。

橘子,似乎是吕受益生命的隐喻

我们试图在一腔酸涩中努力地寻求那一丝甜

可是一不小心便把汁水溅到了眼睛里,这是会让人哭的

人类的悲欢或许并不相通,但穷人的苦却都是一个味道。

大家很早就明白一个道理:没有钱寸步难行,总以为钱可以做很多事,于是我们拼了命地去赚钱:

我们原以为,有了钱,可以好好地活。

以前我以为赚钱就是活着的意义,现在我才知道,除了生死,世界哪有什么意义。

电影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就是以漫画家熊顿为原型的

她也曾因为身患非霍奇金氏淋巴瘤一度抵触治疗,也觉得自己拖累家人和朋友。

但是梁医生对熊顿说了一句:“你不是我,你不会明白你对我的意义。”

是啊,你不是那个要承担你离开这个世界之后痛苦的人

你不能替他们决定你在他们心中的价值,更不能自以为放弃生命才是对他们的救赎。

要活,要好好活!

直到镜头推进,那两个字被无限放大,是

“希望”

高额的医药费,让我不敢生病,也病不起,

既然病不起,那就提高自身专业技能,让病治得起!

转载请注明:《我不是药神 我是靠“药”维持工作的程序猿